舊時斜陽 / 歷史的臉譜 / 歐陽修——我被官司纏上的那個夏天

0 0

   

歐陽修——我被官司纏上的那個夏天

原創
2019-11-14  舊時斜陽

     公元1045年,這天,京城的天空驕陽似火,怕熱的群眾早已躲在了家里睡午覺。

      這樣的天,沒有比這個更愜意的事。

      即便是莊稼人,面對八月的日頭也不想四處走動。

      但今天卻有些特別,滿京城走動的都是人。

      午休的時間能有這么多人走動算是少之又少的畫面,但偏偏它就出現了。

      出現的原因是因為一件案子。

      案子年年有,但今年卻特別的不同。

      因為案子的主角是大名鼎鼎的歐陽修

     你沒看錯,就是與韓愈、柳宗元、蘇軾、蘇洵、蘇轍、王安石、曾鞏被世人稱為“唐宋散文八大家”。的歐陽修。

     名人的事總是吸引人的,無論認識的不認識的都想來看看。

     所以這天,北宋的京城沒人午休,包括北宋的皇帝。

     案件的始末其實很簡單,文學大家歐陽修的妹妹嫁人不久就死了丈夫,生有一女,孤女寡婦生活很艱難。

     作哥哥的不忍心就把妹妹和外甥女接到自己身邊撫養。

     哥哥照顧一下妹妹,照顧一下外甥女沒啥,但壞就壞在外甥女變化的得太快。

     才幾年的功夫,外甥女長大成人,魔鬼的身材,天使的美貌,一點不為過,這樣的女孩追的人自是不少。

     經過千挑萬選,外甥女嫁給了歐陽修的遠房侄子歐陽晟,這歐陽晟人到是不錯,唯獨不會撩妹。

     屬于難得一見的老實人,這樣的人做朋友不錯,做老公就差了點意思。

     很快,老實人就發現外甥女有點與眾不同,沒事老對仆人噓寒問暖的不說,還沒事老送錢,這事兒引起了歐陽晟的警覺。

    一番打探之下,竟發現妻背著自己演了一出西門慶與潘金蓮的劇情,大怒之下的歐陽晟當即將人送交開封府尹。

     農家小女子那見過衙門陣勢,一害怕,不但招了供而且拔出蘿卜帶出泥,捎帶上了自家的舅舅——歐陽修。

     一個官家人,還是天下的文壇領袖,出了這樣的緋聞自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

    一臉無光的歐陽修拒不承認,加以爭辯。

    說道理歐陽修自是不怕任何人,幾番下來,根本輪不到旁人插嘴,眼看這事兒就要不了了之,一直看歐

    陽修不順眼的中書舍人錢勰立即拿出了證據——歐陽修的詞。

     歐陽修作為宋代文學史上的文壇老大,除了開創了一代文風,領導了北宋詩文革新運動,繼承并發展了

    韓愈的古文理論之外,還有一個特別的愛好寫詞。

     按說寫詞沒什么,在北宋詞是一種時尚。

     沒人規定文壇老大不能愛時尚。

     所以歐陽修不光寫了詞,寫的還是當下最流行的婉約派。

     他才華本就高,寫詞更是拿手好戲,在后起之秀蘇軾、辛棄疾還沒有出現的時候,他的詞就是流行標準。

     據說他的詞,堪比影視巨星劉德華的歌,無往不利,上學的女孩,出嫁的姑娘,半老的徐娘都喜歡唱兩句。

    在潁州有一位歌妓會唱歐陽修所有的詞,還順帶夸獎的幾句。

    后來,歐陽修出使遼國,接待官員請來當地一位歌妓助興,囑咐她好好款待歐陽大人。歌妓只是答應,

    并不多說話,大家還以為她畢竟是邊遠地方的歌妓,什么都不懂。誰知席間歌妓一開口,唱的竟全是歐陽修的詞。

    魅力都放到國外去了。

    這樣的一個文壇大咖,想要從諸多的詞里找點罪證實在too easy。

    歐陽修這人文化高,相貌帥,地位高,才華好,但也不是一點毛病也沒有,如果要算,他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歡寫一些帶“世俗之氣”的艷詞,通俗點說就是情詩。

    這樣的詞隨處可見。

    暫解塵中紱,來尋物外游。——《龍門泛舟晚向香山》

    縷金裙窣輕紗,透紅瑩玉真堪愛。——《鼓笛慢·縷金裙窣輕紗》

    學畫宮眉細細長。——《鷓鴣天·學畫宮眉細細長》

    碕岸接芳蹊,琴觴此自怡。——《題張損之學士蘭皋亭》

    君家花幾種,來自洛之濱。——《題光化張氏園亭》

    兵閑四十年,士不識金革。——《韓公閱古堂》

    花似伊。——《長相思·花似伊》

    樽俎逢佳節,簪纓奉宴居。——《錢相中伏日池亭宴會分韻》

    比如月上柳梢頭,人約黃昏后。(歐陽修《生查子·無夕》) 這兩句,曾經的曾經,讓無數的青年男女為之瘋狂。

    即便是過了上千年魅力依舊不減,成了當下戀愛最經典的詩詞之一。

    這樣的一個愛情詩詞高手,罪證隨處可見。

    錢勰是一個凡事講究一擊命中的高人,沒有把握的事是萬萬不能做的。

    歐陽修這人還是有值得敬佩的地方,即便是自己的敵人,錢勰也是帶著幾分敬意的,他很清楚自己面對的是怎樣的一個人。

    這個人身居高位,仍堅守大節,保持人格尊嚴,體現自我的人生價值,對習慣勢力和庸俗無聊的生存狀態進行抵拒,對社會責任自覺地擔當。

    這是一個集才華與擔當于一身的男人。

    這樣的男人世間少有。

    便是皇帝趙禎也留下了兩句驚世駭俗的評價:如歐陽修者,何處得來?

    面對這樣一座高山,沒有鐵一般的證據,純碎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。

    為此,他抱著必死的心,將歐陽修所有的文字,都研究了一遍。

    越是研究他越是敬佩,越是敬佩,越是想取而代之,明明知道自己沒這個本事,可有一種執著讓他做下去。

    古今中外凡是成大事的人,心有猛虎,細嗅薔薇。這就是膽大心細,錢勰就是這樣的人。

    他不是一個徹底的好人,但絕對是一個有毅力的人。

    在歐陽修500余篇散文,政論文、史論文、記事文、抒情文和筆記文、詩詞里,終于被他找到了無懈可擊的罪證。——《望江南》

        江南柳,葉小未成陰。人為絲輕那忍折,鶯憐枝嫩不勝吟,留取待春深。

        十四五,閑抱琵琶尋。堂上簸錢堂下走,恁時相見已留心,何況到如今。

    江南的柳樹,葉子很小,成不了樹蔭,人們看它仿佛輕絲一般不忍這段,連黃鶯也覺得樹枝太嫩而不能在上面停留唱歌,等到春意深了,十四五日,得了空抱著琵琶再去看。堂上少女在玩簸錢(古時候一種少女玩的游戲)我從堂下路過,以前見過就暗暗留在了心上,何況到現在呢?

    這詞寫得太過纏綿悱惻,擱在平日里問題不大,但擱在現在就是罪證。

    尤其是這詞歐陽修明確表示過寫給外甥女的。

    鐵一般的事實,再加上錢同學的斷章取義,立馬成了罪證。

    面對錢同學的質問,歐陽修則無言以對。

    沉默是金并非都是好事。

    至少在公元1045年而言,并不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。

    文壇大佬歐陽修從此背上了一生的污點,并付出了慘痛的代價。貶為滁州(今安徽滁州)太守。

    這一年歐陽修38歲。

    38歲的年紀,正是做事的年紀。

    突如其來的一擊,也許會讓人眩暈,也許會從此一蹶不振。

    但歐陽修沒有。

    對此,筆者稍微做了一下研究,在研究中我發現,和所有文人懷才不遇,遭貶的心境不同,歐陽修是快樂的。

    這點后來的蘇軾很好的繼承了這一優點。

    歐陽修似乎天生就有一顆善待人生困境的心,曾是洛陽花下客,野芳雖晚不須嗟。(雖然我現在被貶到窮鄉僻壤,在春天都看不見花,但我曾經在洛陽享受過那樣絢爛的青春,這一生還有什么不能承受呢?)”

    面對安徽巍峨的瑯琊山,歐陽修,飲酒賦詩,自號醉翁,以排遣心中的那點不愉快。

    公元1046年,醞釀了一年的歐陽修在滁州大筆一揮,一首千古名篇《醉翁亭記》,就此誕生。

    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間也!”

     從此千古不朽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1024社区_xp1024—xp1024核工厂_caoliu最新地址2018_1024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