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面楚風 / 詩詞歌賦 / 孟浩然:一首好牌打稀爛,我來示范給你看

0 0

   

孟浩然:一首好牌打稀爛,我來示范給你看

2020-01-07  八面楚風
    ◆◆

    01

     
    唐,開元年間,帝都長安。
     
    一陣急促的秋雨過后,夜空澄澈,新月初升。
     
    秘書省大廳,燈火通明,一場即景賦詩的聯句賽詩會即將開始。
     
    來者都是雅擅文墨的朝廷官員,放眼望去,不乏諸多已是詩壇赫赫有名之輩。
     
    比如,十九歲便憑“紅豆生南國,春來發幾枝”打動玉真公主、一舉登科的太樂丞王維;
     
    神句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”的作者、致力掃除六朝綺靡詩風的中書舍人張九齡;
     
    “巴陵一望洞庭秋,日見孤峰水上浮”的老前輩、制舉策論曾為天下第一的中書令張說;
     
    還有憑借“秦時明月漢時關,萬里長征人未還”爭鋒邊塞一哥的校書郎王昌齡;
     
    ……
     
    嘖嘖,個個都是超級大猛人。
     
    其他到場的還有尚書侍郎裴胐、吏部員外郎盧僎、校書郎劉昚虛等,一看這陣仗,幾個人立馬都是臉上笑嘻嘻,心里mmp: 
     
    呵呵呵,又特么是一個苦逼陪練的夜晚……
     
    很快,條桌接龍,長卷鋪就,好戲開場。
     
    吏部員外郎盧僎第一個拽步出席,拱手行禮:
     
    鄙人斗膽開場,文辭淺陋,還望諸位不吝賜教。
     
    語罷,行至案前,提筆落墨:
     
    雨露將天澤,文章播國風。
     
    呵呵,配角的職責不就是沖在前面當炮灰嘛,我盧某人懂。
     
    接下來是校書郎劉昚虛:
     
    應以修往業,亦惟立此身。
     
    呵呵,我是二號炮灰,大佬們開心就好。
     
    緊接著,三號、四號……N號炮灰們依次出場,大家這才發現,所謂“文辭淺陋”,對他們而言,真的不是謙詞。
     
    終于,王昌齡一聲暗笑,起身出席:看哥的!
     
    郭外秋聲急,城邊月色殘。
     
    炮灰們一陣騷動:
     
    嘖嘖,不愧是邊塞猛男,雄渾,悲慨!
     
    緊接著,老前輩張說出場了:
     
    白首看黃葉,徂顏復幾何。

    炮灰們又是爭相點贊:
     
    要不說是前輩呢,借景抒情,高啊!
     
    張說題完,卻不著急落座,而是轉身望向與自己座次相鄰的男子,微微點頭,示意其登場一試。
     
    大家這才發現,該男子似非官場同僚,十分面生。
     
    與張說四目相對后,此人緩步出席,一襲白衫,身材頎長。
     
    眾人觀之,心中俱是一震:
     
    好個骨貌淑清,風神散朗之人!不知是何方雅士……
     
    出人意表的是,此人并未走向案前長卷,而是徑入庭院,駐足于一株粗大的梧桐樹下。
     
    此時,天邊正綴著幾縷薄云,殘留在樹稍的雨水不斷匯聚、下墜、滴落,斷續敲打在梧桐葉上……
     
    啪嗒……啪嗒……
     
    片刻,男子淡然一笑,語音清曠:
     
    微云淡河漢,疏雨滴梧桐。
     
    一聯既出,舉座震驚。
     
    良久,張九齡率先擲筆:
     
    我大唐擅詩賦者眾,然未見清幽沖淡至如此者,九齡甘拜下風!
     
    說完,望向王維。
     
    王維凝眉良久,長嘆一聲:
     
    清絕至此,維亦不復為繼也!
     
    語罷,起身奔向庭院,緊緊握起男子雙手:
     
    敢問兄臺高姓大名?幸然得識,相見恨晚也!
     
    男子后退一步,抽身還禮:
     
    承蒙閣下謬愛,在下襄陽布衣,孟浩然。
     

    02

     
    當晚,該事件就刷屏式登上了大唐各大網絡平臺的頭版頭條:
     
    《布衣才子孟浩然秘書省一鳴驚人,引領清幽雅淡新詩風》;
     
    《襄陽布衣秘書省力壓群英,陶謝之后,山水田園派再現傳人?》;
     
    《張說力捧,張九齡王維爭相結交,原來才華才是人生最好的通行證》
     
    ……
     
    36歲,以布衣入京的孟浩然,就這樣一炮而紅,名動帝都。
     
    在無數的贊揚聲中,孟浩然的目光越過渺遠的夜空,好像又看到了家鄉的山山水水……
     
    是的,他清醒地知道,自己之所以能創造這樣的高光時刻,不是幸運,更非偶然——一切,源自故鄉山水的饋贈。
     
    有句話叫做:條條大路通羅馬,而有的人生來就在羅馬。
     
    這話如果換算到孟浩然身上就是:
     
    每個人都向往詩和遠方,而哥生來就徜徉其中。
     
    不信,來看孟浩然從小的生活環境——
     
    《澗南即事》
    弊廬在郭外,素業唯田園。
    左右林野曠,不聞城市喧。
    釣竿垂北澗,樵唱入南軒。
     
    孟浩然祖居襄陽城南,有田有房,耕讀傳家。
     
    祖上留下的莊園名為澗南園(嗯,一聽占地面積就不小)。
     
    從詩中可知,澗南園東西林野開闊,遠離鬧市喧囂,且北臨溪澗,南傍山林,孟浩然閑來就在此泛舟垂釣、竹林逸歌,好不悠哉。
     
    園中有孟浩然的起居之處——

    軒窗之外,樹木蔥蘢,偶有片葉在夕陽的柔光下悠然飄落;傍晚來臨,則倦鳥歸巢,無數流螢拖著亮亮的尾巴飛繞在水軒之上……
     
    《閑園懷蘇子》
    向夕開簾坐,庭陰葉落微。
    鳥從煙樹宿,螢傍水軒飛。
     
    前院則是花草翠竹、曲徑通幽,書讀累了,孟浩然就信步閑庭,看翠羽鳥與蘭花嬉戲,觀紅鯉魚繞荷柄悠游:
     
    狹徑花將盡,閑庭竹掃凈。
    翠羽戲蘭苕,赪鱗動荷柄。
     
    到了仲夏之夜,則開軒納涼,賞池月東升,聽竹露清響,嗅荷風香氣……興之所至,或許還會撫琴一曲,感懷一下久日不見的老朋友:
     
    《夏日南亭懷辛大》 
    山光忽西落,池月漸東上。
    散發乘夕涼,開軒臥閑敞。
    荷風送香氣,竹露滴清響。
    欲取鳴琴彈,恨無知音賞。
    感此懷故人,中宵勞夢想。
     
    看到這,你以為孟浩然的詩意生活僅限于此了嗎?
     
    錯。
     
    除了世外桃源般的澗南園,整個明山秀水的襄陽城都在孟浩然的詩意版圖中。

    03

     
    比如,秋高氣爽時登個山、望個遠,順便再寫首詩寄給隱居的老朋友,喊他重陽節滾粗來一起嗨:
     
    《秋登萬山寄張五》
    北山白云里,隱者自怡悅。
    相望試登高,心隨雁飛滅。
    愁因薄暮起,興是清秋發。
    時見歸村人,平沙渡頭歇。
    天邊樹若薺,江畔舟如月。
    何當載酒來,共醉重陽節。
     
    咦?山下還有潭?
     
    那也不能放過。磐石上釣會兒魚,再溜達兩圈找找曹植《洛神賦》里神女解下的玉佩;待到夜月東升,清輝滿舟,則棹歌而還,何其逍遙。
     
    《萬山潭》
    垂釣坐磐石,水清心亦閑。
    魚行潭樹下,猿掛島藤間。
    游女昔解佩,傳聞于此山。
    求之不可得,沿月棹歌還。
     
    襄陽坐落在漢水之濱,對孟浩然來說,美麗的漢水風光又怎能不親往睹之?
     
    春日冰雪消融,江水碧藍千里,鳥語花香中,歌妓小姐姐們的花鈿金釵蕩漾在搖動的波影之上,怎一個春光無限了得。
     
    初春漢中漾舟
    羊公峴山下,神女漢皋曲。
    雪罷冰復開,春潭千丈綠。
    輕舟恣來往,探玩無厭足。
    波影搖妓釵,沙光逐人目。
    傾杯魚鳥醉,聯句鶯花續。
    良會難再逢,日入須秉燭。
     
    令人服氣的是,日子都詩意到這種程度了,孟浩然硬是還能再升級——
     
    二十歲出頭,因仰慕東漢名士龐德公,他隱居到了風光秀麗的鹿門山。
     

    04

     
    至于龐德公是何許人,說一點就夠了。
     
    就是他評價諸葛亮為“臥龍”,龐統為“鳳雛”,令二人名揚天下。
     
    此人有大才,又久負盛名,荊州刺史劉表曾數次請其出山進府,他都堅辭不受,最后隱于鹿門山,采藥而終,極具傳奇色彩。
     
    為追慕先賢高風而隱居鹿門山后,孟浩然的日常生活是這樣的:
     
    夜歸鹿門山歌
    山寺鐘鳴晝已昏,漁梁渡頭爭渡喧。
    人隨沙岸向江村,余亦乘舟歸鹿門。
    鹿門月照開煙樹,忽到龐公棲隱處。
    巖扉松徑長寂寥,惟有幽人自來去。
     
    你看,黃昏來臨,江邊渡頭喧囂,村民們各自上岸還家,惟孟浩然超塵出世,獨自歸往鹿門山。
     
    夜色之下,山間本是云煙暮靄,山月一出,則又清光朗照。
     
    孟浩然信步拾階,蜿蜒輾轉,不知不覺就到了龐公昔時隱居之處,山巖之內,柴扉半掩,松徑之下,詩人懷古思今,獨自徘徊……
     
    嘖嘖,好一幅隱者清幽圖。
     
    到了春日清晨,詩意繼續流淌:
     
    春曉
    春眠不覺曉,處處聞啼鳥。
    夜來風雨聲,花落知多少。
     
    在百鳥啼鳴中,孟浩然一覺睡到自然醒,打個哈欠,伸個懶腰,想到昨夜的風雨之聲,再推開窗戶,數數落花……
     
    什么?你說這樣的日子太寂寞?
     
    不怕,隔三差五,孟同學也會出山會友:
     
    過故人莊
    故人具雞黍,邀我至田家。
    綠樹村邊合,青山郭外斜。
    開軒面場圃,把酒話桑麻。
    待到重陽日,還來就菊花。
     
    或是呼朋引伴,探尋古跡名勝:
     
    與諸子登峴山
    人事有代謝,往來成古今。
    江山留勝跡,我輩復登臨。
    水落魚梁淺,天寒夢澤深。
    羊公碑尚在,讀罷淚沾襟。
     
    ……
     
    嘖嘖,感覺沒法再寫下去了。
     
    想想我們這些苦逼的現代人,為了房子車子票子辛苦奔波,已經多久沒有抬頭看一朵云、低頭嗅一朵花、拿筆寫一段心情,對比孟浩然這神仙般的日子,傷感的淚水已經再難抑制:
     
    哎,真是人比人得死,貨比貨該扔,什么叫生活,人孟浩然那日子才叫生活啊!
     
    我們充其量……只能算活著……
     
    不過,先別急著擦眼淚,更扎心的還在后面,因為:
     
    人孟浩然不僅過的比我們爽,才華還比我們高。
     

    05


    就拿上面三首詩來說吧。
     
    第一首《春曉》。
     
    兒童啟蒙詩歌榜必選篇目,一千多年來,除李白的《靜夜思》和駱賓王的《鵝》,論傳唱度,無詩能出其右。
     
    然而,對于這首朗朗上口、清新簡短的小詩,很多人第一反應往往是:
     
    這也叫詩?老子都能寫!
     
    呵呵,你可拉倒吧。
     
    接下來,就讓不才在下告訴你,它牛在哪里——
     
    在這首詩里,你能找到任何具體的場景描摹嗎?有什么正兒八經的事件講述嗎?
     
    都沒有。
     
    詩人只是選取了清晨醒來鳥鳴入耳、而后惋惜雨打花落的一剎那的心理活動,將之細節化、典型化,僅以二十個字,就賦予它無限情意:
     
    全篇無一字寫惜春,卻因花落春去,使你不得不惜,成為流傳千古的佳作。
     
    你說厲不厲害?
     
    如果還不服,咱們再看第二首,《過故人山莊》。
     
    乍一讀,又覺平平無奇對不對?
     
    可再一品,卻發現寥寥幾筆,有景物、有情節、有對話,一切歷歷如畫,彷佛一組電影鏡頭徐徐鋪展。
     
    而且在這首詩里,孟浩然又一次完美展示了什么叫做“意在言外”——
     
    通篇老孟有交代自己和故人的交情如何嗎?
     
    沒有。
     
    然而,通過開篇的一邀即至,中間的開軒把酒,最后的重陽再約(還是老孟主動提的),賓主間的深厚情誼已不言而自現。
     
    你說這手法高不高?
     
    再看第三首,《與諸子登峴山》。
     
    如果說前兩首的平淡疏朗、不飾刻畫屬孟浩然的拿手好戲,那么這首則讓我們見識到其詩歌風格的多樣性:
     
    哇,原來山水田園派的孟同學也有氣勢雄渾的一面喔!(自動星星眼)
     
    來,一起感受下這首詩的壯逸之美。
     
    先看開篇兩句。
     
    人事有代謝,往來成古今——起筆何等高亢!
     
    僅以十個字,就寫透了宇宙無限、歷史更迭的滄桑之感,慨然懷古之情,橫空而出。
     
    再看三四句。
     
    江山留勝跡,我輩復登臨——角度猛然收縮,將自己一次普通的登山,置身于時空運轉的大背景下,使其成為天地大化、人事代謝的一部分。此何等之自信,何等之氣勢!可謂非盛唐之人不能語也!
     
    整首詩的藝術表現力如同電影鏡頭中的兩極調度,大開大合,至遠至近,氣象異常豪邁。
     
    怎么樣,到了這兒,對孟浩然的才情,大家總該心服口服了吧?
     
    不然,難道你比李白還大牌?!
     

    06

     
    對,你沒看錯。
     
    此時此刻,有個叫李白的粉絲正揚著手中的詩稿,向孟浩然瘋狂比心。
     
    贈孟浩然
    唐.李白
    吾愛孟夫子,風流天下聞。
    紅顏棄軒冕,白首臥松云。
    醉月頻中圣,迷花不事君。
    高山安可仰,徒此揖清芬。
     
    嘖嘖,開篇就直呼“吾愛孟夫子”,這肉麻程度,連迷弟杜甫寫給他的“三夜頻夢君,情親見君意”都要甘拜下風。
     
    結尾就更厲害了:
     
    我對孟夫子真是高山仰止,我怎么可能達到他的高度呢?只能默默仰慕他淡泊名利的芬芳人格,感受他風雅瀟灑的隱者風范……
     
    媽呀,看到這是不是想立馬彈起來,給李大哥打一波穿越電話:
     
    喂!李大哥,這真是你寫的嗎?!你要是被綁架了你就眨眨眼!
     
    也不能怪我們一時接受不了。
     
    畢竟,就算是對九五之尊的玄宗大大,我們李大哥,也沒吹出過這樣的彩虹屁呀!
     
    可以說,放眼整個唐代詩壇,你都找不出比這更熱烈、更直白的粉絲向偶像致敬的告白詩了!
     
    至于有李大哥這樣一個粉絲是多么長臉的事兒,咱們捋一捋就知道了:
     
    詩圣杜大叔,夠有才吧,不好意思,在李大哥面前,只是個粉絲小老弟;
     
    詩佛王維,夠優秀吧,詩、文、書、畫、音,樣樣登峰造極,關鍵小伙兒還長得賊拉帥,簡直360度無死角(啊啊啊,老夫的少女心啊)。結果呢,李大哥從來不甩人家,自始至終零交集;
     
    (王維:好無奈哦,完美到沒朋友呢)
     
    也就“七絕圣手”王昌齡,賺了李大哥一句:我寄愁心與明月,隨風直到夜郎西。很感人,但也不過是惺惺相惜的哥們之情、平交之誼;
     
    以上也不足為奇,畢竟,我們李大哥可是連孔子都看不上眼的王者人物——我本楚狂人,鳳歌笑孔丘……
     
    就是這樣一個眼高于頂、酷炫狂拽吊炸天的李太白,對孟浩然卻崇拜喜愛到了如此地步:
     
    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
    唐.李白
    故人西辭黃鶴樓,煙花三月下揚州。
    孤帆遠影碧空盡,唯見長江天際流。
     
    你看,跟偶像別離,船都遠到沒入天際、遙不可辨了,李大哥依然深情凝望,不舍離去……
     
    然而,反常的是,對這樣一枚超重量級粉絲,孟浩然筆下卻沒有任何贈詩流傳下來。
     
    要知道,杜甫雖一再被大家嘲笑倒貼李白,但好歹李大哥也回過他幾首詩呀!
     
    (杜大叔:天道好輪回,蒼天饒過誰……)
     
    我猜,孟浩然當時的內心獨白大概是這樣的:
     
    你個川娃子,圖樣圖森破,哥的理想哪里是什么“醉月頻中圣,迷花不事君”,而是“壯志吞鴻鵠,遙心伴鹡鸰”好吧!
     

    07

     
    是的,雖然孟浩然的前半生看起來都是在悠游山水,但那只是表面現象。
     
    其實背地里,人家用功著呢:
     
    苦學三十載,閉門江漢陰。
     
    晝夜常自強,詞賦頗亦工。
     
    少年弄文墨,屬意在章句。
     
    而孟浩然之所以如此苦學,是因為和其他盛唐詩人一樣,他也有著積極的用世之心。
     
    這從其自述家世的篇章中便可窺一二:
     
    唯先自鄒魯,家世重儒風。
    詩禮襲遺訓,趨庭紹末躬。
     
    看到沒,孟浩然同學說自己是亞圣孟子之后,而且“家世重儒風”。
     
    儒家學說的宗旨是什么?
     
   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嘛。
     
    嗯,已經用了半生時間“修身齊家”,是時候踏上“治國平天下”的征程了。
     
    開元四年,孟浩然向時任岳州刺史、且一向喜歡提攜后輩的前宰相張說投詩自薦,一不小心又揮灑出一首歷代傳頌的千古大作:
     
    望洞庭湖贈張丞相
    八月湖水平,涵虛混太清。
    氣蒸云夢澤,波撼岳陽城。
    欲濟無舟楫,端居恥圣明。
    坐觀垂釣者,徒有羨魚情。
     
    前兩聯氣勢磅礴,歷來膾炙人口。
     
    一個“平”字點出了八百里洞庭的遼闊,一個“混”字又繪出了水天一色的浩渺;與三百年后范仲淹筆下的“銜遠山,吞長江,浩浩湯湯,橫無際涯”可謂異曲同工。
     
    三四句的“蒸”、“撼” 兩字則如潑墨山水般的大筆渲繪,響亮地描繪出洞庭湖波濤翻滾、震天動地的壯浪之氣,雄渾天成,氣概橫絕。
     
    也無怪后人對此聯贊嘆無已:
     
    洞庭天下壯觀。騷人墨客,題者眾矣。終未若’氣蒸云夢澤,波撼岳陽城’氣象雄張,曠然如在目前。
     
    一篇投簡歷找工作的干謁之作,竟寫出了如此高度,你說張說心不心動?
     
    于是,待其調歸朝廷后,當即就邀孟浩然入京,打算擇機向玄宗推薦。
     
    而孟浩然也不負張說厚望,一入長安,就如開篇所述,大展文辭,名噪帝都。
     
    那么,孟夫子真的就此扶搖直上入九天了嗎?
     
    答案是,不能夠——前半輩子過得比神仙還爽,又有李白那么逆天的粉絲,再讓你輕輕松松當上官,還有天理嗎?還讓別人活嗎?!
     
    就這樣,前方的坑,命運已經悄然為其挖好——孟浩然卻還渾然不覺。
     

    08

     
    自秘書省相見恨晚后,孟浩然與王維感情迅速升溫,幾乎日日都在一起研討詩歌,暢談人生。
     
    有一天,可能是不好翹班,王維索性偷偷把孟浩然帶進了官署。
     
    嘖嘖,上班摸魚會友,爽!
     
    而另一邊,萬年不入下屬辦公室的玄宗大大因為一時興起,有個音樂方面的問題想找王維商討,也朝太樂署走來!
     
    用岳云鵬的話來說,這不巧了嗎!這不巧了嗎!
     
    隨著一聲“圣上駕到,太樂丞接駕”的唱喏,王維一口熱茶噴將出來,孟浩然則直接滑到了椅子下面:
     
    我去,哥們,這可咋整?!
     
    二人如此驚慌是因為:私邀閑人出入宮廷,乃是欺君大罪,鬧不好掉腦袋……
     
    不暇細想,孟浩然就勢躲進了床榻之下,王維則匆忙接駕。
     
    待玄宗入室后,王維看著案幾上兩杯熱氣騰騰的茶水,再瞄一眼榻下孟浩然露出的衣角,大腦極速運轉:
     
    這么明顯,怎么瞞得過英明神武的李老板?
     
    與其被發現,不如主動認了,說不定老板欣賞孟兄的才華,不但大事化無,還能賜他一官半職……
     
    想到這,王維眼一閉心一橫,將情況向玄宗如實脫出。
     
    所幸,結果恰如他所設想,玄宗非但沒有開罪二人,反而頗有興致:
     
    此人朕素有耳聞。
     
    中書令張說對其才華贊譽有加,前一陣秘省賦詩又大放異彩,朕正想找機會召其入宮,一較風雅。
     
    今日巧遇,何不出來與朕相見?
     
    王維聞之大喜,趕緊把孟浩然從床底扒拉出來,拜見玄宗。
     
    孟卿,最近可有新作可賞?
     
    孟浩然此時還處于極度的緊張之中,他久居鄉野,疏于世事,如今猛然間直面九五之尊,又是在一個如此倉促尷尬的環境下……
     
    于是,聽到玄宗發問后,狀態不在線的他一時腦子短路,吟誦了這么一首詩:
     
    歲暮歸南山
    北闕休上書,南山歸敝廬。
    不才明主棄,多病故人疏。
    白發催年老,青陽逼歲除。
    永懷愁不寐,松月夜窗虛。
     
    孟浩然甫一開口,王維便心下一沉,聽到“不才明主棄”時則閉目扶額、痛苦地別過了身子:
     
    大哥,你這不是自斷前程嗎?!
     
    什么叫你才華不高,皇帝看不上你?這不相當于控訴李老板沒有識人之才,埋沒了你嗎!
     
    啊啊啊!咱出門能不能帶上腦子!!
     
    ……
     
    王維分析的沒錯,一詩吟畢,玄宗臉上的笑容早已凝成冰塊:
     
    明明是你沒找朕應聘過,咋誣賴朕看不上你呢?!
     
    嗚嗚嗚,起駕回宮!
     
    你看,本應該是一個絕佳的“見證奇跡的時刻”,結果就這樣徹底搞翻車。
     
    半晌,孟浩然才如夢初醒:
     
    阿維,我只是想自謙一把的,沒想到整過頭,負能量嚴重超標了是不是……
     
    王維只能擠出一絲苦笑:
     
    走吧哥們,喝酒去。
     

    09

     
    這件事對孟浩然的打擊很大。
     
    三十多年的朝夕苦讀,多少個日日夜夜關于理想與仕途的暢想,統統止步于一首不合時宜的詩。
     
    黯然離京后,郁悶至極的他,先后漫游川蜀、吳越。

    自此,半生閑逸的他才算是真正開始經受生活的錘煉,體會到為生存和理想而掙扎的無奈:
     
    自此歷江湖,辛勤難具論;
     
    鄉園萬余里,失路一相北;
     
    今宵有明月,鄉思遠凄凄;
     
    ……
     
    除了旅途艱辛、鄉思難抑,其實更讓他痛苦的是自己再也不能像從前一樣毫無機心、超然世外地徜徉山水,因為那被迫中斷的理想之路沒有一刻不在他內心繼續延展:
     
    未能忘魏闕,空此滯秦會;
     
    魏闕心恒在,金門詔不忘;
     
    望斷金馬門,勞歌采樵路;
     
    ……
     
    這些詩句翻譯過來,其實都是一個意思:唉,我始終忘不了長安城啊!
     
    于是,開元十六年,四十歲的孟浩然再一次奔赴長安,希望能夠通過科舉考試為上一次的失誤翻盤。
     
    然而,不幸落第。
     
    后來,開元十九年,玄宗臨幸東都洛陽,孟浩然也曾前往尋求機會,結果仍是一無所獲。
     
    年過四十,一無作為,此時的他,再也沒有了從前的沖淡和飄逸,而是被人生就此落空的恐懼和哀傷時時環繞:
     
    隙駒不暫駐,日聽涼蟬悲;
     
    棄置鄉園老,翻飛羽翼摧;
     
    壯圖哀未立,斑白恨吾衰;
     
    ……
     
    在這樣的痛苦之下,他又開始東游吳越。那首空靈蘊藉、清幽至極,被后人評為“神品”、“奇作”的五絕名篇《宿建德江》就作于此時期:
     
    移舟泊煙渚,日暮客愁新。
    野曠天低樹,江清月近人。
     
    日暮時分,孟浩然乘坐的小舟停泊在煙霧蒼茫的水中沙洲。
     
    原野空闊,遠處的天空仿佛比樹還要低;江水清澈,一輪明月映襯其中,似要與人來親近。
     
    在廣袤而寧靜的宇宙下,在萬籟俱寂的靄靄黃昏中,想到自己寸功未建、卻已然白頭,無邊的愁緒在孟浩然心中升騰、彌漫,最后充盈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,里面有:
     
    羈旅的惆悵,故鄉的遠思,理想的幻滅,人生的落空……
     

    10

     
    也許是看到孟浩然太痛苦了,上天后來又給過他一次機會。
     
    735年,襄陽刺史韓朝宗計劃向朝廷引薦孟浩然。
     
    結果約定入京的日子,孟浩然卻跟一位朋友飚酒喝高了,放了人家鴿子……
     
    很多人都把孟浩然這一行為捧高成淡泊名利、好樂忘名, 或是“詩人那可愛的任性”。
     
    呵呵,恕我不能茍同。
     
    讀讀他后半生寫的那些人生價值無從實現、擔心生命成空的詩句吧,其中的痛苦是多么深重!
     
    你就會知道,真正的原因絕不可能是那般輕巧。
     
    那么大家可能要問了:
     
    既然孟浩然求仕心切,機會來臨,卻又為何放棄呢?
     
    答案是:他在怕,在逃避。
     
    此時的孟浩然已經47歲,之前求仕失敗的數次經歷已經給內斂、敏感、清高的他留下了太多的痛苦和陰影,他怕這一次又會像從前一樣,失敗的一塌糊涂。
     
    他沒有勇氣再面對這樣的打擊,也無力再承受更多的痛苦……
     
    是的,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李白那么昂揚的斗志,60幾歲從牢里出來還想著去參軍御敵。
     
    理想的門票,從來都是昂貴的。
     
    后來張九齡任荊州長史時,孟浩然曾至其幕下短暫任職,后還歸田園,終生不仕。
     

    10

     
    又是最后的綜評時刻。
     
    從詩歌角度來講,孟浩然是盛唐第一個多景觀的山水詩作者,也是繼陶淵明之后第一個大量描寫田園、隱逸題材之人。
     
    并最終將山水、田園兩個類別結合起來,上承陶謝,下啟王維,開一代風氣之先。
     
    其詩自然沖淡、清逸閑遠,有大巧不工之美,“誦之如泉流石上,風來松下之音”。
     
    雖然整體詩歌成就不及同組合的王維更全面多樣,但就山水詩而言,二人可謂花開并蒂,各得風采:
     
    “王右丞如秋水芙蓉,倚風自笑;孟浩然如洞庭始波,木葉微落”。
     
    從人生經歷角度來講,相比其他盛唐詩人,孟浩然的一生非常簡單,前半生鄉居讀書,下半生外出求仕。
     
    他本性喜愛山水自然,又受隱逸思想影響較重,而家庭教育奉行儒家學說,加上盛世環境下讀書人當有一番作為的時代思想,造成了其頗為糾結矛盾的后半生。
     
    想要追求功名,卻清高拉不下臉,不能拼盡全力地干謁奔走;退回曾經的鄉居生活,卻又深恐生命落空,難復往日那份閑適平和的心境。
     
    綜觀孟浩然的一生,我個人最深刻的感受是:
     
    比起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也許更可怕的是,明明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里,卻不肯全力去抵達。
     
    歐陽修有句話講的好:

    “遇事無難易,而勇于敢為”。
     
    多么希望孟浩然也曾為理想毫無保留的激情燃燒,哪怕最后像李白一樣仍是兩手空空,但最起碼可以告訴自己:
     
    我真的盡力了。
     
    然后毅然決然地走向同樣深情愛著的山水田園,不再頻頻回首。
     
    最后,借一首我非常喜愛的王維的詩來作結,祝福生命的最終,孟浩然也曾得到詩中的那一份釋然——
     
    《送別》 
    下馬飲君酒,問君何所之。
    君言不得意,歸臥南山陲。
    但去莫復問,白云無盡時。

    -終-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1024社区_xp1024—xp1024核工厂_caoliu最新地址2018_1024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