塵世萬相 / 壹品 / 中國春運簡史:大江大河,壯烈豪情!

0 0

   

中國春運簡史:大江大河,壯烈豪情!

2020-01-13  塵世萬相

    作者:沈三萬老沈

    來源: 財經早餐

    “海日生殘夜,江春入舊年。鄉書何處達?歸雁洛陽邊。

    一千三百年前,水闊天長,獨雁哀鳴,家鄉濃烈的年味近在眼前,卻又咫尺天涯。

    來不及回家過年的中原洛陽人王灣,揮淚寫下《次北固山下》,道盡一生“飽嘗往來吳楚間之心酸”。

    落筆時他不會想到,一句“海日生殘夜,江春入舊年”即將令他名留千古,千年之后,更是一舉將他推上了《全唐詩》大詩人的名單之上。

    自古,中國人落葉歸根之情,落筆都不過兩個字:回家!

    一千多年后,這兩個字更是讓中國人上下一心,創下了千年未有之大奇跡:春運!

    超10億人口,40天時間,進行30億次以上出行。這一個數字,相當于讓非洲、歐洲、美洲、大洋洲的總人口集體搬家。

    • 彭博社評價中國春運:足以讓任何國家的基建癱瘓,但中國就是中國!

    • CNN一度苦于不知如何向國外民眾形容什么是中國春運,最后,想到了一個巧妙類比:相當于地球和太陽之間距離的8倍,或是地球做火箭去土星那么遠。

    • 以紀錄片之犀利聞名全球的BBC,甚至一度找不到一個英文詞來翻譯中國春運,最后,BBC為此單獨創造了一個專有詞匯:chunyun。

    2020年1月10日,新華社消息,2020年春運正式打響發令槍!40天時間內,預計有30億人次出行。

    40年,一部中國春運史,堪稱大開大合、豪情壯烈之奇跡!

    中國春運簡史

    1954年,鐵道部首次明確春運為春節前后一個月。

    1980年,《人民日報》第一次出現“春運”一詞,春運注定要成為一個歷史驚嘆號。

    自此,新華社、人民日報、中新社……等等中國最頂尖媒體,每一年準時蹲候,用鏡頭記錄下了春運四十年。

    1978年春節,北京站臨時窗口。

    當時人們搶票的“三板斧”:排長隊、軍大衣、盯窗口。

    最痛恨的人是“票販子”,他們每個人都買了一打票,普通人的心在滴血。

    80年代,春運中的南京站,“158”雷鋒服務站遠近聞名。

    當年在“158”站為旅客表演快板的學雷鋒代表李慧娟,20年后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:當年春運運能極其緊張,有的中轉旅客在候車室一等就是一兩天,服務站就是要讓旅客放心、休息、感到溫暖。

    如今,扁擔、快板、甚至服務站,都已經退出歷史舞臺,承載了一代人的春運記憶永遠停留在了屬于它的年代。

    1989年,“東南西北中,發財到廣東”,改革開放讓廣東的民工潮一夜洶涌!廣東春運客流猛漲,中國媒體開始大量使用“春運”字眼。

    從此,一年一度,候鳥遷徙,潮汐漲落,春運開始!

    1991年,廣州火車站,女廁“爆棚”。

    火車站廁所堪稱幾代人的“噩夢”:臟亂差、排長隊。

    父母習慣于這樣告誡孩子:少喝點水,要上廁所就麻煩了!

    1997年,河南信陽火車站。

    那一年,香港回歸,“港臺風”吹遍大陸,“郭富城”發型成為了城鄉青年的時髦標志。

    他們有的在工地拼搏,有的在流水線上一站就是10小時,但春運回家,剪一個“郭富城頭”,就能讓人們器宇軒昂:咱也是從大城市回來的!

    2000年,一個女孩擠不上火車,情急之下,冒險從窗戶翻入火車內。

    人們見怪不怪,“只道是尋常”。

    一雙女子的腳,凝固了歲月的艱澀。

    2002年,長時間排隊讓一名打工妹精疲力盡。

    為了不讓自己和丈夫被人群沖散,她在睡夢中都不忘緊緊抓住丈夫的衣服。

    是的,春運里的人們,可以站著睡覺,可以睡著抓人。

    2006年,北京西客站候車室。

    長時間的等待讓孩子饑餓不已,承載了幾代春運人記錄的方便面,成為了候車室的奢侈品,孩子早已等不及地長大了嘴巴,父親挑起方便面給孩子喂幾口,可以滿足一個孩子最大的奢侈愿望。

    年貨,對于春運人而言,意義重大。

    2005年,春運期間,貴陽一位農民工,背起三米多高的年貨回家過年。

    “我家里父母、孩子,都在等我呢!”

    在快遞尚不發達、人們舍不得用快遞的年代里,兩尺肩膀扛起的,是全家一年的期盼,是一個男人對家人的全部承諾。

    2007年,上海站售票員、上海市勞模鄒俊創下一個夜班10小時內售出車票3000余張的個人售票最高紀錄,平均每12秒就能售出1張車票!

    鄒俊1986年進入上海站工作,1992年走上售票崗位,32年的鐵路工作,在窗口售票崗位堅持了26年,創下了上海站至今無人能破的售票記錄。

    在無人售票、網絡售票興起的今天,鄒俊的身影,帶著一代鐵路工作者的平凡與偉大,在中國春運史上留下了輝煌的一筆!

    2008年,中國爆發罕見的南方大雪災!

    上海、江蘇、浙江、廣東、青海等20個省(區、市)均深受災害影響,受災人口超過1億。

    雪災期間,正值春運,兩大效應疊加,后果堪稱史無前例的危險。

    但中國的春運人沒有被打趴下!

    “抗擊雪災,回家過年!

    一句決心與口號,在那一年響徹中國南北東西!

    廣州站,近十萬人滯留,一乘客暈倒在人群中,乘客接力將其抬高救出。

    這道自發而成的“救命人墻”,永遠定格在2008年的春運史中。

    2010年,南昌火車站。

    新華社江西分社記者周科拍完一天的春運新聞,精疲力盡,但看著手中的長焦鏡頭,他再一次振作精神,將鏡頭對準了人群。

    就這樣拍到了春運史上的經典一幕:一位年輕的媽媽,背著像山一樣高的行李,右手抱著一歲不到的小寶寶,左手拎著一個擠破了的雙肩包,身體超負荷負重,但目光剛毅堅定。

    這是全天下母親用盡全力、也要為孩子殺出一條血路的堅定與頑強。

    周科被深深感動了,拍完這張照片,連周科也不禁熱淚盈眶。

    周科后來將這張照片取名為《孩子,媽媽帶你回家!》,當晚立刻傳回新華社刊發。一經發表,轟動國內外。歐洲媒體甚至將其評為“全球最感動母親”。

    春運中的中國母親,以一擋萬,一個人也要為孩子活出一支千軍萬馬!

    有孩子,就有父母。

    2010年,在寧波工作的白先生送別回甘肅老家過年的父母。

    父母在車窗上寫下了“保重”兩個字。

    年過中年的白先生,情難自已,潸然淚下。

    “父母在,不遠游。”

    但為了生存,很多人被迫遠游。他們一年一度的重逢,就叫“春運”。

    2011年,嘉興。

    一位民工兄弟用凍裂的手指,捏著剛買到的車票,興奮地展示給仍在排隊的老鄉看。

    這雙手和這張票,就是他過去一年的全部生活。

    這雙凍裂的手,就是為了可以拿著這張票回去;這張奮力搶到的票,就是為了這雙手可以擁抱家人。

    中國最神奇的車:春運火車上的餐車。

    無論多么擁擠,空間多么狹小,一輛餐車總能被服務員推著,從第一節車廂走到最后一節車廂。

    “啤酒飲料礦泉水,花生瓜子八寶粥,方便面要不要來一包?來腿讓一下!”

    這句火車售貨員的叫賣聲,隨著春運飛馳的列車,響徹大江南北,成為一代人的春運記憶。

    注意!前方另一股春運大勢力:摩托車大軍,正在向你走來!

    買不到票、以及沒錢買票回家的人們,用摩托車這一古老的交通工具,不遠萬里、爬山涉水,也要回家。

    甚至連交警也開始為其保駕護航,只為每一個打工者可以有尊嚴地安全回家!

    人們拖家帶口,連狗也要一起帶回家,中國人的團圓,講究“一個都不能少”,家里養的土狗也是家人!

    四川籍農民工趙虎與妻子仕珍帶著全家福照片返鄉,中新社資深記者韋亮高舉鏡頭,及時拍下了這一張珍貴畫面。

    擁擠不堪的人群中,趙虎高舉著全家福,臉上仍然一臉幸福地笑了。

    “要回家了!”

    在外受的苦,只要家人都在,就永遠不算苦。

    就算有苦,也有安放的地方。

    2016年,BBC派精銳記者進駐中國大江南北,力求洞悉中國春運真相。

    不久,一部《中國春運》紀錄片橫空出世,驚艷全球!

    中國高鐵,蓄勢待發!如無數柄利劍,即將萬馬奔騰,注定要掀起中國春運歷史的嶄新篇章!

    “Amazing!”

    “Cool!”

    “Miracle!”

    國外媒體搜腸刮肚,找不出一個更驚艷的詞來形容當代中國春運力量。

    自古以來,中國力量,向來如此。

    臥薪嘗膽,厚積薄發,一旦拔劍而起,定要震撼古今!

    2019年,“反向春運”首次登上《新聞聯播》等主流新聞媒體視野,正式宣告春運新趨勢的到來。

    年過50、60、甚至70歲的“銀發族”,再次在歷史的洪流中挑起大梁,從鄉、鎮、三四五線城市,帶領著家里的“小候鳥”,勇敢踏進春運的30億次人流中,只為和一二線城市的“小候鳥父母”團圓。

    “我不喜歡把我的小孫子小孫女叫成'留守兒童’,我更愿意叫他'小候鳥’。'留守兒童’有一種悲劇的感覺,'小候鳥’就不一樣了,能讓人看見希望。”63歲的王爺爺說。

    殫竭心力終為子,可憐天下父母心。

    不惑之年

    40年過去,2020年春運,在1月10日正式打響了發令槍。

    2020年春節,是近8年最早的農歷新年,節前學生流、務工流相互疊加,客流集中爆發,考驗中國交通運輸保障能力、社會治理能力的方方面面。

    不一樣的春運味道正在這一年微妙散發。

    有人說,2020年,春運的“科技味”更濃了。

    • 徹夜排隊買票的現象,正式退出歷史舞臺,電子客票全面推行;

    • 出行不再“無路”可走,航空、鐵路、公路、水路,路路通順;

    • 旅途不再長路漫漫,飛馳的“復興號”,讓你朝發夕至;

    • 便捷高科技更是如影隨形,免費WIFI、服務機器人、智能售貨柜輪番登場。

    也有人說,2020年,春運的“孤獨味”更濃了。

    • “一個人過春節”的話題登上微博熱搜,越來越多的年輕一代選擇在春節旅游、休息,拒絕走街串巷、家長里短,他們特立獨行,也獨自抗衡寂寞;

    • 不管人們是否愿意承認,“熟人社會”正在當代遭遇瓦解挑戰。村落社會逐漸遠去,高樓大廈平地拔起,給予了現代文明強調的“私人空間”,也一并關上了人類群體間的交情與交往。

    這一代年輕人是矛盾的。

    他們既為父輩那悲情壯烈的春運歷史而感動,轉頭又更愿意選擇個體獨立的生活方式,他們賦予了春運新的意義,更將在未來改寫春運、顛覆春運。

    滾滾歷史終向前

    四十年驚濤拍岸,一本中國春運史,伴隨的正是一本中國經濟騰飛史。

    四十年,人們走進城市,揮汗如雨,高樓大廈平地而起;走進工廠,埋首奮戰,中國制造享譽世界;走進大學,埋頭苦讀,輩出的人才改寫了中國一代人的命運。

    古人形容四十歲,叫不惑之年,中國春運在2020年,正走進了不惑之年。不同的聲音漸漸響起。有人認為,人活一輩子,“舒適”最重要,像父輩那樣含辛茹苦地在春節期間折騰一次大可不必;也有人認為,沒有春運,也就從此丟了鄉愁,再無故鄉,精神上從此將流離失所。

    人們舒適地坐在飛馳的“復興號”上,卻在心中悵然若失:為什么年味越來越淡了?

    “其未得之也,患得之;既得之,患失之。”

    半部《論語》治天下,早已道盡一切得失。

    歷史的車輪永遠滾滾向前,我們見證了四十年春運的悲壯與豪情,也許同樣會見證未來春運的遠去與平靜。

    全國各地的朋友們,今年過年您回老家嗎?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1024社区_xp1024—xp1024核工厂_caoliu最新地址2018_1024论坛